scrum_agile_future

敏捷的未来会怎样?

正法,像法,末法

任何事物,都会经过这三个阶段,有的短至几年,有的长达几千年。

正法时代一般是原创者掌握话语权的时期,因此能正确地解释和传播。

正法时代传播的是智慧和般若,而不是知识(方法,具体的实践等)。

本人先是学习了敏捷开发的方法,之后一年多才有幸读到Ken Schwaber的图书,其中一本大量介绍了以往他推广敏捷开发的案例 http://product.china-pub.com/37172#ml。这本书中介绍Scrum实践的篇幅很小,但后面的案例很多。

从案例中可见,并非所有项目都完整彻底地使用了Scrum;而Ken去这些项目做指导的初衷,也不是给他们实施Scrum。而Scrum,只是一个很容易拿来用,令项目收益的实践集合。

像法时代则是著书立说,咨询培训,乃至塑造雕像的时期(因而而名像法时期)。

为了传播的方便,智慧和般若被总结为知识(方法,实践),智慧和般若虽然相同,但由于方法和实践的差异,进而产生派别。

像法时期的形式性加强,体系,证书,随之而来,人们较少谈及“改进”目的,而是常常问“怎么才知道我们是不是敏捷了”?

末法时代则是由于正法的逐渐消亡,像法逐渐失去根本,因而进入末法时代。

末法的发生,来自于接收者修果不修因,因而传播者在利益驱动下,传果不传因。

证书代替了知识,等级代替了水平,资质代替了能力,因而法灭。

各种体系的三时代

若不注明的,只谈中国,软件界。

ISO9000,末法。

PMP,不是很熟,感觉是末法。

CMMI,早期周、吴引入国内时是正法,03~10年的大爆炸是像法,以SEI收紧中印高级评估别为标志转入末法。CMMI像法时代的“修果不修因”的现象很严重。

XP,这个法很神奇,没有经过正式的像法时代(与推广者的策略有关),就转入末法。

Scrum,现在正在像法时代,快转入末法了。

……

这三个时代是万物的发展规律,谁都不能超脱。易经中潜龙、见龙……飞龙而最终归于亢龙,也是这个意思。

企业,国家,伟人,宗教,主义,都符合这个规律,何况研发方法。

末法时代的修行

如果现在已经是末法时代,或者迟早会迎来末法时代,那还有必要追求敏捷吗?

其实,末法时代灭掉的是像法,而不是正法,末法时代法不灭。

一切有为法,被写下来的,被体系化的,都是有因缘的,因缘换了,法就灭了。像法,都是有为法。

有为法不是错误的法,只是正法在于行业、企业、文化、团队、技术、产品……等诸种内因外缘结合的临时体(又称一合相),值得学习,值得尝试,值得应用,但不能执着。

所谓执着,就是本来“敏捷方法”乃至“完美敏捷方法”只是一个方向,而不是具体的固定的实有的方法,但执着者认为有。

那应该修行什么法?要修行“无为法”。
无为法

无为法,不是“无所作为”的方法,也不是“没有方法”。

无为法是“以无为法”,“无在为”的方法。(“无在为”,无是主语,为是动词,意为“无正在为”;两种提法中,无都是名词,而不是形容词)

无什么?无我,即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;无住,即不住与法,不住与空。

无为法会永存,而各种有为法,就是无为法与行业、企业、文化、团队、技术、产品……等诸种内因外缘结合的临时体。

无为法在末法时代仍然存在,比如虽然XP不太被提及了,但是其中的持续集成、自动化测试却大行其道;而CMMI中配置管理、需求管理等基本方法,未来也将存在,而与CMMI是否继续存在无关。这些方法是某些行业、企业……所必需的,无论是否存在完整体系,都有人践行。

最先发明新的有为法的人,往往是无为之人(否则会困于原有的旧法),但一旦发明了有为法,就可能住在这个法上,成为有为之人。

Humphery最后退出了CMMI编写,Schwaber婉拒了出席Agile China的邀请,难说他们是为了防止陷入有为。

 

作者:陈勇

本专栏经作者授权开设,专栏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